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西医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7:46:5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西医,河南如何治好白癜风,元谋白癜风医院,河西白癜风医院,鹤岗白癜风医院,德州如何治白癜风,江西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
  站在香港尖沙咀的豪宅眺望,姚晓光再不用说自己是“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”了。

  <01>

  2012年下半年,微信的用户达到2亿,姿势已是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。

  那年,自觉拿到“移动互联网”船票的马化腾,焦虑心情得到缓解,又开始想着怎么利用好即将到来的庞大用户群,得出的结论是:“最先规模化盈利的可能在移动游戏”。

  而他的得力干将、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早在第一代iPhone出街时,就预言手机游戏将成为市场上最大的游戏平台。

  2013年,腾讯成为国际知名游戏公司暴雪(BLIZZARD)的股东之一;

  2014年,腾讯互娱把旗下的8个工作室合并成4大工作室群,各个工作室群独立负责自主研发游戏产品的开发和运营。

  姚晓光带领由琳琅、天美艺游、卧龙工作室并入组成的天美工作室群。

  这其中,卧龙工作室以往被调侃为“酱油型”工作室,“立项三年,内测三年,修修改改又三年”。

  而就在并入天美的第二年,在姚晓光带领下,他们上线了《王者荣耀》……

  《王者荣耀》火爆的给项目组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收入,据说整个团队2016年年终奖金1亿,人均是140万,有的人年终奖是82个月工资。

  <02>

  微信爆火后,和菜头的一篇《我所知道的张小龙》,让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封神。

  作为腾讯又一现象级产品,“王者荣耀”2017年5月用户数超2亿,“其父”姚晓光第一次被关注,却是他近日拿着9800万港币,到香港尖沙咀买下一处206平的豪宅。

  传闻,他个人2016年年终奖2个亿,买楼还不到一半。

  这是他1993年没想过的,因为“当决定做游戏时,游戏在中国还称不上是一个行业。”

  那年,他刚上初三,在老爸的办公室迷上电脑,自学了BASIC编程。

  父子俩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,在南昌大学对门的一家店里买回来一台386。“那时候全校只有我一个人有电脑,感觉自己很有面子。”

  17岁生日,他和同学们在家开黑暴雪的《暗黑破坏神》,觉得实在太好玩了,心里暗想着,自己啥时也能做出这样好玩的游戏。

  上大学后(抱歉,我也不知他上的哪),他仍一心研究怎么做游戏,偶然机会接到一个“外包”项目:一个上海的创业者委托姚晓光和同学做一款《炸弹狗史丹莫》的游戏。

  他们兴致勃勃做得差不多,跑到上海想“交货”时,对方摸摸钱袋子,抱歉说钱不太够,这项目做不起了。

  这个创业者叫陈天桥。那时他的盛大刚成立,动漫社区不盈利,公司还生死未卜。

  <03>

  2000年大学毕业,父母为电厂双职工,可以给他安排进电厂工作,每月工资1000元。

  可是,他早下定决心要靠游戏养活自己。

  “那好,你要做游戏我们不拦着你,但你必须保证新工作的收入至少是电厂的五倍。”其母本以为这样的“威胁”能吓到他,谁知北京一家“极光工作室”来找,给他开的月薪正好是5000.

  他兴奋地收拾铺盖开始“北漂”。

  除租房和吃饭外,他每月拿出1000元,去北大光华学院参加网络技术培训,还冒充北大学生去蹭免费讲座。

  没多久,他又跳到一家名为“创意鹰翔”的工作室,那里都是热爱游戏的青年,可惜光有热情没有流量,所做的游戏没多大起色,他又得走了。

  “这个行业是被称为没有‘钱途’的,何苦做游戏呢?”那段时间,年轻的他陷入迷茫,在一篇随笔中这样写。

  2001年开春,他到福州,加入“天晴数码”公司,研究一款《幻灵游侠》的游戏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为开发游戏,每天“晚上”结束工作回到宿舍,他打开电视看到的节目是“早安,中国”。

  游戏上线后,效果还行,他终于赚到一点钱,却还是选择离开。

  他始终觉得不够自由,做游戏的钱不是自己出的,就没有决定方向的权力。

  “那时我是个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。”他曾在受访时调侃说。

  而天晴数码后来改名“网龙”,创始人刘德建后来把公司的拳头产品91助手卖给百度,狂赚了19亿美金。

  不过,这已经不关姚晓光的事了。

  离开福州他重新北漂,在北京三环边上租了一间小屋,与创意鹰翔的陈承、张晓明一起,成立自己的工作室。

  他们拿出自己的积蓄,开始模仿《暗黑破坏神》,想搞一个《暗黑在线》的“大制作”。

  大半年时间,他们没有收入,窝在小屋里不出门,通宵达旦写程序.

  那时候,盛大代理的韩国游戏《传奇》风头正劲;网易的《大话西游2》上线,一年里网易股价涨了100多倍,紧接着又出了《梦幻西游》……没人注意到这一款只由3 个人开发的、准专业级的游戏。

  他再次被现实击倒。

  回想起1998年,他在一篇随笔中斗志昂扬地写:“为中国游戏业呐喊,希望在 2000年我们能看到国产游戏精品诞生。”

  都2003年了,且不论有没有国产游戏精品出,至少那些叫得上名的国产游戏,跟他都没啥关系。

  <04>

  时间推移,游戏领域2D技术日趋成熟,门槛不断降低,很难再有竞争力。

  自开工作室期间,他被逼着钻研起3D技术,这段蛰伏期他仍是没任何收入。

  一次去北京海淀图书城买完书后,发现兜里的钱全用光了,他步行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回家。

  神奇的是,一天下午,他突然收到一笔1万多元的“援助资金”,不是爸妈寄的,而是一位素未谋面的玩家。对方是一名土豪,哦不,是一名普通的 IT 从业者和游戏爱好者,想以此鼓励姚晓光们不要放弃。

  2003 年 2 月,工作室开不下去了,姚晓光带着3D引擎加入盛大,成为《神迹》的首席制作人。

  在《神迹》研发部门的墙上,他贴出“让我们悄悄超过 BLIZZARD ”的口号。

  然后又是一个个的通宵研发(至今仍是游戏开发者的日常……).

  实在困得不行,不想扰乱军心,他就跑到洗手间往脸上泼冷水。

  游戏上线,他却住院了。他的左腿一直疼痛,疼得厉害时必须服用止痛药才能正常工作。

  2004年,他在医院闲来无事,顺手翻译了一本《网络游戏开发》,据说是不少中国年轻游戏狗的启蒙书。

  住院期间,他有点自我反思,说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,以前每天透支身体开发游戏,为了虚拟世界里的一点关注而兴奋不值当。

  可他又没办法放下,开发的游戏“受人关注和喜爱”是他的成就感来源,加上自己年轻,就为这点虚拟世界的快乐,他输得起就要拼一拼。

  <05>

  《神迹》上线效果差强人意,其他公司不断来盛大挖人。

  巨人集团的史玉柱用重金和20%的股权挖走了姚晓光的同事林海啸。后来,巨人上市,林海啸身家10亿了。

  而腾讯想要姚晓光。

  被腾讯撩拨了一年,姚晓光终于被打动,到了腾讯,做了第一款产品《QQ飞车》。

  腾讯长期是“内部赛马”机制。四大游戏工作室群:天美、光子、魔方、北极光个个来头不小。

  姚晓光的天美有《QQ飞车》《御龙在天》《天天爱消除》等天天系列;

  光子工作室群有王牌《欢乐斗地主》《欢乐麻将》;

  魔方工作室群有《仙剑奇侠传官方手游》、《火影忍者ONLINE》;

  北极光工作室则有《天涯明月刀》、《轩辕传奇》、《QQ堂》等知名端游。

  2015年7月,姚晓光带领工作室推出《英雄战迹》,各项数据却远远落后于腾讯另一款游戏《全民超神》。

  那时的《英雄战迹》,玩家只能3人组队或者单挑,加上装备单一,角色数量也不多,体验枯燥。

  经过长达1500小时改版,2015年10月,游戏以《王者荣耀》为新名面世。

  后来的事你们知道了。

  现在,男女老少玩“农药”,聚会也不用尬聊了,组队开黑好和谐好欢乐。

  <06>

  腾讯2016年财报显示,《王者荣耀》已坐拥2亿注册用户,仅2017Q1月收入超过30亿,每天有8000万-9000万场对局,三个月收入顶微博2016财年全年净营收。

  而伽马数据《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报告》显示,《王者荣耀》2016年全年收入达68亿元,占2016年中国手游总收入17.7%。连游戏中一款刚上线的赵云皮肤都能达到每日1.5亿元流水。

  究竟《王者荣耀》有何魔力,让2亿用户俯首开黑?

  在2017年6月11日的香港‘筑梦未来’青年创业论坛暨科创展览上,姚晓光作为嘉宾,发表了《超越认知的边界——腾讯<王者荣耀>现象级游戏创业之路》的主题演讲。

  演讲中,他说《王者荣耀》之所以这么火,因为解决以往手游被诟病最多的三个问题,即竞技缺乏公平、游戏体验重复和游戏节奏太慢。

  所谓竞技缺乏公平:即在《王者荣耀》前,很多竞技类手游的情况是,充钱才能变得更强,免费玩家永远不可能战胜付费玩家。

  “我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游戏。”姚晓光说,《王者荣耀》让公平竞技成为可能,每个英雄的能力都是固定的,取胜的关键在于技术和团队配合,这是玩家通过努力就能获得的东西。

  所谓游戏体验重复问题:即《王者荣耀》的队友组合和角色选择充满随意性,玩家不知道自己的4个队友和5个对手会选择什么英雄,且每个人的策略和打法充满变量,因而在对局中几乎不可能出现体验重复的状况。

  最后是解决了游戏节奏的问题:以往的电脑竞技游戏玩一局往往需要45分钟到1个小时,而玩一局《王者荣耀》仅需15分钟,适应了现代人碎片时间的特点。

  总之,它的所有引爆点都被姚晓光想到,它就是火了。偶然中是否存在些许必然呢?

  <07>

  “当我决定做游戏时,游戏在中国还称不上是一个行业。”从迷上游戏,到终于迎来一款刷新世界游戏行业认知的现象级手游,姚晓光用了差不多20年的时间。

  “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,多年的坚守和积淀,姚晓光等来手游或说电竞大爆发的“天时”。

  2015年,3.34亿人次收看英雄联盟S5全球总决赛,实时观看电竞比赛的总时数3.6亿小时,是2014年度总观看时数的两倍。

  腾讯电竞与企鹅智酷联合发布的《2017中国电竞产业报告》显示,全球3.35亿的电竞用户中,中国电竞用户占比超过一半。

  另一方面,2016年,各大手机厂商对手机硬件配置的升级也是《王者荣耀》的时机之一。要知道,就在两三年钱,国产手机还未摆脱发热的难题,用户玩游戏超20分钟可能就要遭遇死机了。

  “也许你现在喜欢的东西,还没有被身边的人认可,但请不要放弃。”

  在香港的那个论坛上,已是“成功人士”的姚晓光对着台下数千名青年说,比起默认现状,青年人更该保持探索的眼光,相信自己,不断突破认知的边界,在不可能中寻找可能。

  不知台下的青年有没听进去他这些“大道理”,反正,说完这话没多久,香港媒体就爆料他花9800万港币在港买楼了。

  站在尖沙咀的豪宅眺望,他再不用说自己是“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”了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宁能否治愈白癜风